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解读 > 正文

美国对外贸易摩擦历史经验和情景分析

时间:2018-03-13 18:59:49 来源:本站 阅读:3286590次

  导读

  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和机械产品等为美中贸易逆差。

  农产品、飞机和天然气购买,并同时要求美国降低高科技行业出口限制等措施减少中美顺差。

  我们担心的是,在此种贸易保护主义风气之下,相关措施会延伸到其他领域,比如对中国较为重要的技术、高新技术等方面。的确,特朗普同时也举出单边贸易保护主义的“301条款”作为武器,主要是针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中国在美国“unfair trader”的名单中多年,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出口假冒伪劣产品、电子市场盗版猖獗等违背知识产权的行为”。特朗普的知识产权保护政策将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中国国内知识产权密集产业的生产成本,从而抬升产品的价格(图3)。而美国国内将受到技术投资的激励,企业市场力和规模效应进一步提升,同时伴随高水平劳动力的进入生产率高地区和薪资上升。

  GDP中占比达到2.8%。1986年美国对外贸易逆差扩大至1450亿美元,在GDP中占比达到3%以上(3.2%,图4),其中日本是美国最大的逆差来源国,当年对日贸易逆差占美国全部贸易逆差的近四成(38%),最高时甚至达到一半以上(1991年,56%,图5)。

  在这一背景下,80年代美日贸易摩擦不断,有时甚至比较剧烈,但是日本因为外交对美处于从属地位,美国主要的要求基本上全为日本所接受。概括起来主要包括:

  1。要求日本主动减少对美出口;

  2。要求日本更多地购买美国产品,提出日本应接受美国柑橘、牛肉、汽车零件的进口;

  3。要求加强对日本建筑业、金融业、通信业等的市场参与;

  4。要求日元升值,1985年美、日、德、法、英五国达成“广场协议”,引导美元对主要货币有序贬值,此后短短几年内,日元对美元升值50%以上。

  5。美国甚至还提出,因日本的经济体系缺乏效率,且对外国产品的进口管制过于严格,因此应该进行大幅度的改革。

  汽车行业成为美日贸易摩擦的焦点。进出口总额比重高达34%(图6),日本对美国出口中,机械、电气设备和交通运输设备占出口总额的近80%,是日本对美国出口的主要产品(图7)。汽车产业作为日美贸易中逆差贡献最大的产业(图8),也是当时贸易摩擦的焦点,美日贸易战对其影响巨大。美国要求日本先后实施了对美汽车出口限额、扩大日本市场对美国汽车企业开放等措施。此后,美国本土生产的日本汽车数量在总出售给美国的日本汽车数量的比重不断上升,1986年占比不到15%,而在1994年却接近60%。日本汽车企业加强在美国生产线布局,生产线向美国转移,生产趋于本地化(图9)。

  

  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出对中国输美商用轮胎的特殊保障措施申请。

  •   6月29日ITC以中国轮胎扰乱美国市场为由,建议美国在现行进口关税(3.4%-4.0%)的基础上,对中国输美乘用车与轻型卡车轮胎连续三年分别加征55%、45%和35%的从价特别关税。

  •   7月17日,美贸易代表与中国政府就ITC提出的特保措施进行磋商。

  •   8月3日,中国橡胶工业协会组成代表团,赴美进行沟通。

  •   8月17日,商务部副部长钟山率团赴美,就轮胎特保案与美国有关部门交涉。

  •   9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将对中国出口乘用车和轻型卡车轮胎连续三年加征关税,税率分别为第一年35%、第二年30%和第三年25%。

  •   9月26日,美国海关开始对中国输美轮胎加征关税。

  •   持续了将近半年的“中美轮胎特保案”随着奥巴马宣布实施特保措施而尘埃落定,而该贸易保护政策的负面影响开始逐步显现。美国是中国轮胎出口的主要市场之一,2008年中国向美国出口轮胎7605.24万条,占我国轮胎出口总量的24.35%。2009年9月,美国对华出口轮胎施加高额关税后,我国对美国的轮胎出口量大幅下降,从9月的出口量720.9万条猛跌至10月384.7万条的历史低点,同比下降46.6%。10月份我国轮胎出口总量也随之下降,同比降低19.5%,对轮胎出口企业造成冲击(图10)。

      为缓解美国贸易保护政策对我国轮胎出口造成的影响,我国逐步开拓新兴市场,扩大对俄罗斯、巴西、墨西哥等新兴经济体及中东地区的轮胎出口量。以俄罗斯为例,2010年我国对俄的轮胎出口整体呈上升趋势,全年平均月度增长率为13.3%(图11)。新兴市场的开拓缓解了美国市场萎缩带来的负面冲击,使得我国轮胎总出口量在短暂下降后逐步回升,并且在轮胎特保政策实施期间,轮胎出口金额仍旧能够维持震荡上升趋势(图12)。这说明积极开拓新兴市场,是应对大国贸易保护主义的有效方法之一,为当前缓解国家间贸易摩擦提供可行途径。

      除此之外,为应对美国轮胎特保措施,我国启动WTO争端解决程序,但WTO贸

      易争端解决程序作出裁决至少要一年,如果美国再上诉,可能会拖两到三年,而特保措施的有效期是三年,此时中国很有可能已经丧失了美国市场。于是,我国针对美国实行反制措施,2009年9月13日,我国政府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汽车产品和肉鸡产品启动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审查程序。2009年我国对美国进口汽车数量的增长率下降13%,进口金额增长率下降35%,实现了一定的反制裁效果(图13)。此次双反措施在中美贸易博弈中起到一定作用,在短期内能够保护本国贸易,但并不能从根源上解决贸易摩擦问题,贸易保护主义在长期内对双方经济都将产生负面影响。

      有色金属)及金属制品也都超过5%。

  •   在对中国进口的大额商品中,美国对华依存度—即“某类商品从中国进口额 / 该类商品总进口额” — 较高的行业也是消费品,如办公及自动数据处理设备(58.6%),电信、录音和放声设备(57.5%),木材及家具(40.2%),和纺织、服饰、皮革及鞋类(40.1%),而工业、建筑业用的商品的依存度为20%左右,如金属及金属制品,橡胶制成品等。另外,旅行用品和卫浴、水暖设备的依存度也非常高。

  •   美国对中国贸易赤字的前十大行业占比达85%,主要包括电信设备、自动数据处理设备、服装及衣着附件、电力机械、家具、金属制品、鞋靴、通用机械设备,占比分别为21%、17%、9%、8%、6%、5%、4%和4%(图14)。

  •   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占总进口比重8.4%,中国对美出口占总出口19.0%,对美贸易盈余占比65.3%。从中国对美进口的商品类别看,进口居前列的是机电、运输设备、植物、化工、仪器,分别占比22.5%、25.4%、11.9%、9.1%和8.3%(图15)。

      美国能源产品、汽车及零部件、飞机等进口;

      2。对中国部分产品(电信设备、自动数据处理设备、金属及金属制品等)开展反倾销调查;

      3。要求人民币对美元升值;

      4。要求中国加快资本项目和服务业管制等方面的改革;

      5。要求中国减少对国企的补贴以及对农业等行业的补贴。

      6。极端威胁是150天内对中国商品施以不超过15%或更高的关税。

      上述措施不会一次性推出,可能在未来几年内陆续实施或产生效果。就2017年来看,特朗普效应可能对中国出口产生的实质性影响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经济增长的溢出效应和贸易保护的紧缩效应。

      针对上述可能情况,我们设计了三种贸易摩擦情形并采用Armingt width="580" emheight="256" style="border:#d1d1d1 1px solid;padding:3px;margin:5px 0;" />

      利率的增加和即期消费的下降。

      公众对此次贸易保护预期更可能是短期的,事实上,美国很难对中国施行长期的贸易保护政策。James Harrigan和Geoffrey Barrows 发现美国1995-2005年对中国纺织服装业采取配额壁垒时,国内福利因价格提升损失了63美元/户年,且中美紧密的贸易关系使中国对美国福利的影响占据80%以上。

       (责任编辑:DF302)

    摘要:neiwai,nekopara ova,neobux,小骚逼,小柔,小泉彩
    顶一下
    踩一下
    TAGS标签:neiwai,nekopara ova,neobux,小骚逼,小柔,小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