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中科院研究生遭同学刺杀 两人聚会上曾发生冲突

时间:2018-06-27 18:02:10 来源:本站 阅读:3396729次

null

命运的分水岭似乎从这一刻开始。大三时,因专业课不及格,周凯旋从钱学森班被分流至普通班,失去了保研的权利。毕业一年后,他参加公务员考试,以失败告终,还辞去了5000块一个月的工作,种种境遇皆不如意,与他想去清华北大成大业的志向相去甚远。

文| 巴芮

采访|巴芮史千蕙

编辑| 金匝

刺杀

25岁的周凯旋走到监控画面右下方,转过头,面向趴倒在地的受害者谢雕和餐厅内一众惊慌的食客,五指叉开将双臂举过头顶——那是他表达喜悦和胜利的动作,发小杨宇记得,小时候打游戏胜利,或者刷新记录时,他总会做出这个动作。

这一次,再做这个动作只源于一场谋杀。6月14日,周凯旋在离中科院信息工程研究所仅100米的餐厅里,刺死了与自己一起长大的初高中同学谢雕。

那是盛夏傍晚6点,谢雕将久未见面的同学周凯旋迎进学校附近的一家中餐馆。他对老同学表达了应有的热情:这里的人均消费是57元,比周凯旋大学时兼职的日工资还多7块。此前周凯旋回绝了去西直门为其接风的提议,在谢雕家人后来的叙述里,那是因为周凯旋随身携带匕首,不愿在过地铁安检时被发现。

在进门靠窗的第一桌坐定,谢雕给周凯旋拍了张照片,发到了共同的好友群。照片中的周凯旋并没有笑容,双眼有些失焦地盯着镜头,但他还是在下边回了个可爱的表情以示互动。

null

案发当日,照片中的周凯旋受访者供图

监控画面显示,6:15分,餐桌对面的周凯旋突然起身,将一把匕首插入谢雕左胸,又迅速抽出去。谢雕低头看一眼胸口,血已经把白T恤染红,他双手捂住伤口,晃晃悠悠站起来,曲着腿后退几步。

而此时,离桌后撤的周凯旋四个箭步上来,将身体贴近谢雕,再次将满是鲜血的红刀片刺入其颈部,谢雕失去平衡,向前倒去。

第三次攻击,是走到门口的周凯旋回身,弯腰往谢雕背部连扎四刀,刀刀深至刀柄,接着是刺向颈部。

为了维持身体平衡,周凯旋左手扶着餐厅的隔断,他起身后,一位食客扔过来的椅子砸中了他的背,他回过头,举手欢庆,走出门去。

null

监控视频片段

约半小时后,有人看到地上的谢雕已被剪开衣服包扎伤口,同时戴上了呼吸机,但终究没救回来。不到8点,警方称,凶手周凯旋,已经被抓到了。

谜一样的聚会

在认证为谢雕家属的微博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中,称凶手周凯旋已经向警方供述,杀意起于两年前,是一场同学聚会,谢雕对他说的一些话,使他“过得不舒服”。

两年前聚会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凌严只记得,那天下午大家一起玩撕名牌的游戏,晚上一起吃饭,都很开心。他是周凯旋的发小,高中时和周凯旋、谢雕还住在同一个宿舍。

2012年高考结束后,他们各奔前程:凌严考入中科院,本硕博连读;谢雕考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此后也考进了中科院读研,跟他再次成为校友。而高中时成绩一度在三人中领跑的周凯旋,在首次考入四川大学金融系后,因为不满意,读了半年后主动退学,去了重庆顶尖中学的实验班复读。2013年,他再战高考,进入西安交通大学的钱学森班,就读于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

命运的分水岭似乎从这一刻开始。大三时,因专业课不及格,周凯旋从钱学森班被分流至普通班,失去了保研的权利。毕业一年后,他参加公务员考试,以失败告终,还辞去了5000块一个月的工作,种种境遇皆不如意,与他想去清华北大成大业的志向相去甚远。

现在想来,凌严觉得事发前其实早有征兆。就在不久前的某个晚上,周凯旋还联系过他,问他是否还记得两年前聚会上发生的事,凌严有些莫名其妙,反问周是什么事,但对方没有回答。

事发后,从另一位位好友那里,凌严得到一些线索:2016年冬天的那场聚会,周凯旋因为没考上公务员而郁闷喝酒,很多人都在劝他,谢雕也在其中。凌严和好友都不记得这中间有过什么不愉快,但在一则媒体报道中,同样是参加了这场聚会的同学记得,周、谢二人在玩狼人杀时有过明显争吵,被现场同学调和后也就过去了。

那场聚会不久后的跨年夜,谢雕发现,周凯旋不但退出了同学群,还拉黑了自己,也拉黑了群里的凌严和其他人。谢雕让亲近的凌严给周打电话询问,是不是家里出了事,没想到接通后,周说不认识他,“问我要干什么。”但后来,周凯旋又悄悄地把凌严加了回来,“他还说考完公务员来找我玩,结果去找雕了。”

6月12日,周凯旋来到北京,给大学同学发了张背景为浅绿色的宾馆照片。他说自己住在青旅,来这一趟是“辞职旅行”,随后发送了一个乖巧宝宝跳舞的表情。 

null

周凯旋发的微信截图受访者供图

3天后,凌严接到另一位好友的电话,对方说周凯旋和谢雕出事了,凌严赶紧拨打两人的手机,但都没有人接听。

不久,他便在微博上看到了周凯旋刺杀谢雕的监控视频。“我就看了两眼,受不了。”凌严震惊得浑身发抖,他认出了谢雕表达胜利的手势。“我确定是他干的,好难受,我也知道另一个没了。”

凌严一度设想过谢雕当时有多难受,倒地之后看到周凯旋又冲过来,又有多绝望。他记得,谢雕当晚本来是要去陪女朋友的。“他们都快谈婚论嫁了,下个月交了论文,就能毕业了。”

巨变

身为周凯旋在大学期间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詹宁陷入了一种巨大的自责之中。自毕业后,周凯旋多次表达过要来找同在江苏工作的詹宁见面,她都以各种理由搪塞。她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能拉周凯旋一把。“是不是我见了他之后,或是及时地回复他的信息,表达了足够的关心,可以在他自我放弃时觉得抓住一点希望?”

大学前两年,詹宁对这位个子不高、话也不多的男生印象寡淡,只觉得他跟自己有些像,习惯独来独往,很少对外表露情绪。

两人真正熟络起来,是已经到了大四。内向又敏感,是詹宁对周凯旋性格的描述。她从不敢像对待其他男生一样和周凯旋开玩笑,因为觉得他会当真。每当有人说起他很厉害,或者对他表示佩服的话,他也总是怀疑,“啊?真的么?”“正反馈不行,负反馈分分钟接受。”詹宁觉得,他一点儿自信都没有。

两个人聊天,提到过去,周凯旋都回避不谈,詹宁还是觉得,这个人心里藏着很多不能被触碰的事儿。游戏算是他一个抒发情绪的途径,但“沉溺游戏而荒废学业”的说法,詹宁和周凯旋另一位大学同学都觉得,周凯旋还没到那个程度,只能算是“爱打游戏的普通人而已”。

但詹宁不了解的是,儿时的周凯旋并非这么脆弱敏感。他自小生长于一个酷爱比较的家庭,父亲是重庆垫江一所中学的物理老师,为人大大咧咧,总爱扯着嗓门在外面吹嘘自己儿子的成绩,每次周凯旋的考试的分数和排名,他都要给人报一遍。

但父亲总是很晚回家,在高速上工作的母亲也时常不在家。整个小学阶段,周凯旋都在隔壁楼的杨宇家消磨放学后的傍晚时光,吃饭、打游戏,赢了或刷新纪录时,他就会举起双手庆祝欢呼,到了晚上8点,再自己背着书包回家。

一起玩耍的基本都是镇上的教师子女,成绩就是家长们教育成果的展示。在家里,杨宇总能听到自己父亲提到周的考试分数,他们是一所学校的同事。

初中时,周凯旋和谢雕同时考入垫江一中实验班,这个被誉为三年一届最强班的班级有80余名学生,人太多了,能给尹航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很少,但周凯旋绝对算一个,因为他霸道的人物性格和突然爆发的学习成绩。

曾经有个同学跟他一桌,他打了对方一拳,没想到对方还手了,周凯旋不肯退让,对方脸上至今还留着他抓出的一道疤痕。这让尹航察觉,“他是一点都不能吃亏的人,遇到任何不满,他一定会报复的。”

初中前两年,在这个最强班里,周凯旋的成绩还游走于中上游,但刚入初三,他一下越入前三,尹航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此后,他发现周凯旋的脑子确实灵活,“好像跟物理、化学心有灵犀的感觉。”

而同一班级的谢雕给人的感觉是轻松的,除了学习,跟人打球是常态。“阳光”,太多人用这个词来形容谢雕了。大概事发前一周,谢雕还对着采访他的镜头喊话即将离开皇马的C罗,“来中超呗。”

null

被害者谢雕生前接受世界杯话题采访视频截图

初中时,尹航没发现周凯旋和谢雕有太多交集,“他俩的关系变化应该是高中之后”。中考后,两人都同时进入当地最好的垫江中学实验班,周凯旋的成绩一如往常位列前茅,他成了周围人的标杆,立志要上清华北大。

高考第一年,周凯旋考出630以上的分数,跟曾考出过670分以上的模拟成绩相比,发挥有些失常,进入四川大学金融系,虽然不是清北,但父亲在外人面前说起时,还是带着骄傲。

半年后,周凯旋主动退学复读,再次高考,626分,比去年还低了10分,进入西安交大钱学森班,杨宇觉得,在他们这些人当中,这也算中上等的成绩了。但对于一直争当人上人的周凯旋来说,这成绩并不让他满意。

自此,周凯旋跟大家的联系也越来越少,尽管每个假期都会参加聚会,但杨宇觉得,他们之间,基本已经没有直接对话了。

他把路走死了

大三那年,周凯旋被分流离开钱学森班,根据校方当时的最新政策,他其实可以选择留下来,除了不保研,其他不变。“那他肯定接受不了的。”詹宁理解他执意离开的考虑,“原来的同学都保研,只有他自己考,万一考不上呢?或者考了个更差的学校呢?他怎么能再去承受这种失败呢?”

在很多人面前,周凯旋都对此表现得无所谓,还称读研不如积攒工作经验。但詹宁觉得,之前经历两次高考,已经有些击溃他的自信了,他不敢再面对任何失败。

就在今年年初,周凯旋曾跟詹宁频繁联系,诉说自己的工作境遇和情绪。她能感觉到,对方的信息中总是发散出一些沮丧和绝望的情绪。但因为本身刚踏入职场, 她自己也还处于不适应的阶段,没顾得上去安慰周凯旋。事后她才察觉,当时的周凯旋,已经与他所设想的未来相距甚远。

詹宁后来才得知,本科毕业后的周凯旋南下无锡,跨专业找了一份月薪8000元的工作,到处出差跟人谈业务。频繁跟年薪百万的大客户打交道,成为击碎周凯旋逆袭愿望的一记重拳。

“人与人的距离不是一般的大”,他跟詹宁说,那些人早已看好前景行业,自小开始培养孩子向固定领域发展,这是来自于阶级的碾压,他拼不过的。出差北京时,看着中关村和央企三环的写字楼“辣么高”,他又向詹宁倾诉,“我一辈子都进不去”。工作的小公司让他没有归属感和安全感,频繁的出差也使他厌恶,“一年大头到处飘不是办法。”最后,他决定去考个公务员,因为“稳定”,可以“混混日子”。

null

周凯旋与詹宁的聊天截图受访者供图

周凯旋似乎再也不想进入人生PK的擂台了。他避开那些热门岗位,选了录取率为300比1的重庆区县计生岗。在与詹宁的交谈中,他断定“赢”这件事,早已跟自己绝缘了,“人生基本上都是一眼看到头的,逆袭人生的真的是绝少数人。”他坚信自己不在那些少数人中。

詹宁起初觉得,周凯旋似乎是一度放弃了奋斗、或是追求美好人生的念想,但事后她才发现,其实他是“绝望到连自己都放弃掉了”。“他似乎陷入了虚无主义,觉得自己穷极一生可能都没法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詹宁说。

今年2月,临近春节,周凯旋辞职回重庆老家备考公务员,詹宁觉得,那是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4月16日,周凯旋参加公务员考试前,詹宁收到周凯旋发来的一条信息,觉得莫名,“他说他觉得自己人际能力有问题,情商为负。”詹宁调侃了句“你是智障”。现在回过头去看,詹宁觉得,这也许是周凯旋心境变化出现的一个端倪。

5月22日,周凯旋给她发来一张离职证明,让詹宁帮忙用PS将上面的离职时间改到5月15日,詹宁觉得不好,没有应允。

到底,周凯旋还是找了份新的工作,月薪5000元。詹宁问他,公务员考得怎样,周凯旋答得含含糊糊,“估计是没考上”。而周围人都知道他要考公务员这回事了。

他再次辞职,从重庆前往北京,找到并刺杀谢雕。这一次,他真正地“把路走死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除谢雕、周凯旋外,其余人物皆为化名)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

侵权必究

摘要:炮打司令部,炮舰刷新地点,炸鸡粉,cibn高清影视,chubold,chromium浏览器
顶一下
踩一下
TAGS标签:炮打司令部,炮舰刷新地点,炸鸡粉,cibn高清影视,chubold,chromium浏览器